沉酥

【杰园】

* 短篇『真的是超短的』

*OOC

蓦的。庄园还是一片漆黑,乌鸦在上空盘旋。压抑的。他在一片弥漫的雾中,被面具遮挡住了脸,看不见表情。只是呆呆地,看着自己有着锋利爪子的双手中捧着的一朵小小的、绽开的正艳的玫瑰出神。望着这朵玫瑰,杰克先生在这寒意透骨的庄园里竟感到了一丝温暖。是他从未感受过的,带着太阳气息的温暖,柔柔的洒落在他的晚礼服上,融化了他身旁的雾。那是庄园上空永远不会出现的光。


「园丁小姐早已逃出庄园了吧」

他自言自语道,却染上了自己都未曾察觉的笑意与宠溺。


「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啊」


「因为这都是和园丁小姐有关的景色,因为我看到这些景色都会想起园丁小姐,所以我不会厌倦」「就这样在庄园里度过自己的余生也不错」

最后,他来到了电门前。电门紧闭着,和那天她跑出庄园后关上的电门一样。她踮起脚,将一朵小小的玫瑰放在了他的手中。「逃吧,离开这里,永远都不要回来」然后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。于是她逃走了,没有回头。电门在她身后关上,她的身影从他的视线中消失。


「园丁小姐逃出庄园了。现在的她也许有着属于自己的花园,在里面种满了玫瑰。」

他不由得,脑海中浮现出了这样的画面:园丁小姐坐在花园边的草地上,靠着一颗大树小憩,脚边趴着一只慵懒的猫咪。她留起了长头发,还是带着小草帽,长发编成了两条小辫子,如麦秆般金黄。她的呼吸像猫咪一样轻缓的、均匀的,却揪住了他的心,像猫咪的爪子一下一下的挠着,痒痒的。


杰克先生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填满了。他低下头,轻嗅指尖夹着的那朵小小的、绽放的正艳的玫瑰,被面具遮挡的嘴角不经意间勾起了一个摄人心魂的弧度。



『睡个好觉吧。晚安,我的小艾玛』

———— ———— ———— ———— ———— ———— ———— ———

*这个OOC有点严重

*或许会有前篇以及园丁视角的后续

【芥樋】我们相距十万光年

*BGM:我们相距十万光年「灵感来源于《我们相距十万光年》」

*OOC注意

【一】

     满天繁星,越是璀璨越是孤独。

   清脆的声音响起。「啪」。「命令应该是活捉人虎,不小心将他射杀了怎么办!废物!」丝丝的疼痛,带着一丝麻痹,暴露在空气中。脸颊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掌印。尽管这些微不足道的痛,都没有他那一句「废物」来的伤人。她只能偏过头,用手捂住还泛着丝丝痛意的脸,低低的说道「——对不起」。

    「罗生门」他的衣袖化成了一只黑兽,带着丝丝诡异雾气缠绕在他的身边。而此刻的他仿若来自地狱的恶犬,眼神冰冷而无情,嘴角抿成固执的弧度,强大的令人心生畏惧。他站在她身前,操纵着罗生门向前咬去,将挡在他眼前的一切撕碎吞噬。她就这样望着他的背影,那个她穷尽一生去追逐的身影。黑色的长衣衣摆被微微扬起,回头一瞥眼中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些许倦意与无奈,总能让她失神。强大如他,是在对什么感到厌倦,又是在对什么妥协?他总是不经意的皱起眉,他总是冷漠的看着一个个敌人倒在面前,鲜血在地上蔓延,沾湿他的衣摆,染成了一大片暗红。

      而她总是跟在他身后,执着的在他厮杀后递上一方手帕,总是在任务结束后不厌其烦的一遍遍叮嘱,总是在他不耐烦的拍开她手中的手帕后流露出哀伤的神情,却又总是不长记性。总是被他责备,却又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  后来她知道了,他在她到不了的远方,她追不上,到不了。而他也从不曾为她停留。

      

【二】

   「芥川龙之介」。她在当上游击队队长之前时常听到这个名字。并非褒义,相反,却是罪恶的代名词。他不受任何拘束,在太宰治离开后更甚。他像一个叛逆的孩子,张牙舞爪的展示着自己所拥有的强大力量,破坏着身边的一切,企图被关注,渴望被认同。尽管太宰治最后还是离开了港口黑手党。

    作为他的下属时,她总会看到他被风刮起「猎猎」作响的衣角化作收割生命的镰刀,毫不留情的游走于黑暗、鲜红之中,最终吞噬掉一切,他厌倦的,他认同的,他厌恶的。归于寂寞,归于虚无。当敌人都倒下,血液蔓延开来,绘成诡异的图案。当他站在血泊之中,鲜血溅到衣摆上,染出一片暗红。当狼烟混杂着战后的硝砾弥漫,在横滨这个空洞的城市中央缓缓升起。他眼中锋利的棱角应该被渐渐磨平,紧皱的眉应该缓缓舒展,唇边应该勾起一丝无奈的弧度,亦或是空荡荡的胸口被巨大的无所适从填满,一时之间的迷茫,失去方向。可他的双眼分明被挣扎与怒火占据,望着缓缓升起的狼烟只感受到了一种近似疯狂的情感。是敬仰渴望。是仇恨悲愤。他穷尽一生追寻着某个人的身影,穷尽一生获得某个人的认同。

    尽管她亦是如此。

【三】

   后来,他浑身被缠满了绷带,躺在了黑手党的医务室。她站在床边,看着他,内心却涌动着巨大的痛楚。他不应该是这样的。他应该站在她面前,只给她留下一个桀骜不驯的背影。他应该继续发狂似的展示自己所拥有的力量,舞动黑兽,用种种过激的方式证明自己存在。他不应该躺在这里,接受命运对他开的玩笑,任由黑手党将他视作弃子抛弃。望着他微微颤抖的眼帘,神情是她从未见过的脆弱。在得知他被掳走,在得知黑手党的无动于衷,在黑蜥蜴冷漠的劝告后,她还是决定去救他。单枪匹马,孤身一人。她拿起枪支武器弹药,塞进包里,义无反顾的违抗了上级的命令。她背上背包,飞奔在月光照耀下横滨的街道。眼前却不自觉的出现了他的身影。她用尽全力追逐,伸出手渴望抓住他的衣角,却发现怎么也追不上,够不到。她忍下心中的酸涩,握紧了手中的枪,炸开了仓库的门,胡乱的朝里面开枪。子弹从她的脸颊擦过,火辣辣的疼。她不曾躲避。弹夹空了。她扔掉手中的枪。她的腹部不知何时已有鲜血蔓延开来。她不曾发觉,也未感到丝毫痛感。她早已麻木了。

     她缓缓倒下,身后出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。她茫然的回头,错愕。良久,嘴角不自觉的上扬。

      她挣扎着推开门,走到床边。躺在床上的他早已醒来。视线中出现了她,还有她故作坚强的笑。他注意到了她腹部正在晕开的鲜血。也注意到了她脸颊上一道道血痕。她颤抖的伸出手,递过一方绣着枫叶的手帕。

     他别过头,轻声说了一句「有劳了」。

     一瞬间,两行清泪从她还强忍笑意的脸颊滑过。她先是错愕,良久,笑意逐渐在她泪痕未干的脸上扩大。

     「这是我的职责」。


———— ———— ———— ———— ———— ———— ———— ————

*心情有些许的复杂。在这段感情里樋口小姐姐一直都很被动。渴望被芥川前辈认可,渴望追上他的脚步。但是。追的上吗。「你在我永远到不了的远方」。



【芥樋】存在

*ooc注意

有些东西不需要轰轰烈烈才能证明它的存在。

   
芥川龙之介和樋口一叶在一起了。起先不知道是谁先爆出了这个秘密,在黑手党成了一时的热谈。毕竟,像芥川龙之介那样不服从组织安排,固执的可怕的男人,很难想到他会和一个女人在一起。

但如果那个女人是樋口一叶。事情又变的顺理成章。那个总跟在芥川龙之介身后的女人,像芥川龙之介追赶太宰治的身影一样,追赶着芥川龙之介的身影,总是奢望芥川前辈有一天会回头看到身后的她。

当然。最后他们在一起了。尽管他们在一起的事情在黑手党一度成了热谈,但又很快归于平淡。因为一切都是那么平常。那之后,芥川龙之介还是一样的不听从组织的安排,一样的固执己见。樋口一叶还是一如既往的守在芥川龙之介身边,在芥川龙之介每次受伤的时候第一个赶到。一切都没什么改变。

但是。有些东西不需要轰轰烈烈才能证明它的存在。

樋口一叶是知道的。作为当事人,虽然她也曾一度怀疑自己和芥川前辈是否真的在一起了。但是,他们确实在一起了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。她歪着头想了很久。又是因为什么事情确定了关系的呢?也记得不是很清楚。毕竟,在一起之后,该出任务的还是照常出任务,平淡无奇的生活一成不变。但一定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……

那是在出完任务之后。爆炸之后的硝烟弥漫,她拍了拍身上的灰之后快步跟上身前的芥川。她垂着头,盯着眼前芥川前辈的手。【想牵上去】她这样想,但又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【前辈……到底为什么会喜欢自己呢】【前辈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呐】樋口开始胡思乱想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樋口感觉到有一条像丝带一样柔软的东西缠住了自己的手。

【诶?】樋口低头,看到了一只小小的罗生萌缠住了自己的手。罗生萌的另一端,是自己身前几步远的芥川龙之介。

【咳咳】感受到樋口的目光,芥川龙之介不自然的别过头,轻咳了几声。
    

【有些东西不需要轰轰烈烈才能证明它的存在】樋口脸颊微红,低着头,默默牵紧了罗生萌。

* @月がきれい 说好的日常篇,写着写着……【手动捂脸】

我怀疑芥芥ssr根本不存在【悲伤】

芥樋短篇【下】

   【ooc注意】
    第二天早上,樋口深吸一口气,推开了门。“boss。”她对着坐在椅子上的那个男人这么说。那个男人手中拿着的的红酒杯被他轻轻摇晃,漾出了一丝别样的阴郁。房间的落地窗被厚重的窗帘掩着,一丝光都透不进来。
“樋口。”森鸥外开口道。“是!”“你不用被解雇了。”森鸥外笑了笑。“诶?”樋口十分不解。“刚才芥川哥哥来过哦。”坐在森鸥外腿上的爱丽丝笑着说到。“芥川让我不要解雇你呢。”森鸥外接到,笑的意味深长。“真是难得呢,那个孩子一向不听从命令,这次竟然会开口求我。”“芥川哥哥现在在海边哦!”爱丽丝友好的提醒到。
    海边。芥川双手插在口袋里,望着远处的海,心一直很乱。不得不承认,昨天晚上,他明明可以选择推开樋口,可是他没有。是因为不想伤到樋口吗?还是说,他自己心里并不排斥她的吻?
    “咳咳咳”他用手掩住了嘴。“前辈……”是樋口的声音。“前辈,海边风大,前辈身体不好,还是回去吧。”樋口劝到。“无路赛,樋口!”芥川的耳朵开始泛红了。“前辈。”樋口注意到了芥川泛红的耳朵,忍不住笑了出来。【前辈其实也是喜欢我的吧?】想到这里,樋口嘴角上扬的弧度渐渐放大。
     “前辈。”芥川转头看向樋口。海风微微扬起了她的发丝,阳光洒在她满是笑意的脸上,很温暖。芥川感觉到。此时的心底好像被什么穿透,很温暖。
    “前辈其实也是喜欢我的吧?”樋口调侃到。“那前辈,以后不许擅自出任务,不许背着我去做危险的事情。要好好珍惜自己的身体,不许吃太多的无花果,不许不许不许!”
      “无路赛樋口!”芥川不自觉然的别开了脸,用手掩住了早已红透的脸。
     “以后关于你的一切我都要管。从今以后你的未来我都要插手。”樋口笑得人畜无害。“好还是不好?”
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”

芥樋短篇【上】

   【ooc注意】
     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,樋口的房间还亮着。她坐在书桌前,看着面前摊开的日记本,却不知该写些什么。前段时间违背了boss的命令从敌方手中救出了受伤的前辈,恐怕解雇离自己也不远了吧?她想到。“你觉得自己适合这份工作吗?”怎么可能适合?对于知道了黑手党秘密的她来说,解雇就无异于被灭口。也不是没有想过脱离黑手党。虽然这很难,但是并非不可能。可是没有理由。为什么呢?
    她想了想,随手翻了翻日记本。说是日记,但更像是报告书。
  【11月25日晚 10:00
    今天的任务是前段时间被政府收缴的货物。任务完成的很顺利,前辈没有受伤。】
  【7月3日 晚 10:38
     今天的任务是抓捕人虎。在任务中因疏忽擅自开枪射杀人虎。被前辈指责。并且在此次任务中,前辈出手救了我。前辈受了伤。都是因为我,前辈才。】
   【3月1日  晚  11:45
      今天是前辈的生日。一直很想为他庆祝的。但是因为有特殊任务。所以。最后,在任务完成的时候,我对他说了一句生日快乐。他应该听到了吧?】
      每篇每段每行每句,都是前辈。那个让她心心念念的前辈。合上日记本,她叹了口气。“唉……”估计被解雇后,自己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吧。【自己是喜欢他的。】樋口自己很清楚这一点。至于为什么留在了港口黑手党,也是因为他。“前辈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扣扣扣”有人敲门。【这么晚了,会是谁?】樋口想到。于是她从凳子上坐起来,拿起手边的枪,快步走到门前,迟疑这开了门。“广津?”【是来杀我的吗?】樋口一脸警惕。“上司,”广津缓缓开口到。“明天早上,boss找你。”说完,广津还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。“现在还没有接到灭口的命令,但是明天也差不多了。你要是有什么想见的人,还有什么遗言,抓紧时间吧。”说完,他就转身离开了。【想见的人吗?】
      樋口来到芥川的房间门前,鼓起勇气敲了敲门。“前辈?前辈?在吗前辈?”“樋口?”芥川打开了门。“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?”芥川不耐烦的说。“我……”樋口犹豫着。“那个,前辈,这段时间来承蒙前辈关照了。”她弯腰对他鞠躬。“诶?”芥川有些不明所以。“前辈,其实我很想把这份心意传达给你,明明之前已经决定一辈子都不说的。”樋口越说越激动。“我喜欢你。”她突然安静了下来。“我喜欢你。我喜欢前辈。”“其实在决定去救你的时候,boss就暗示过我不适合这份工作。明天可能就……”樋口突然走近,扑到了芥川怀里。“笨蛋!我这么喜欢你,你怎么可能不知道!”樋口揪住了他的衣领,赌气的吻上了他的唇,一股酒气在他嘴里弥漫开来,她不由分说的撬开了他的贝齿,在他的嘴里肆虐。“喂!樋口!”芥川有些不知所措,努力的想要推开他却又小心翼翼害怕伤到她。毕竟,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这么脆弱。
    “估计明天,”樋口抓着他衣领的手渐渐松了下来。“我就再也见不到前辈了。再也不能站在前辈身后,再也不能听到你对我说‘无路赛 樋口,’再也不能在你受伤的时候递上手帕,再也不能……”樋口不知不觉已经泣不成声,泪水从她的眼眶滑落,原来,不知不觉,前辈在她心目中已经变得这么重要。“前辈……”樋口埋在他的胸前,终于大哭。
      “对不起前辈,是我失礼了。”樋口整理好自己的情绪,用衣袖强行把眼泪擦干。转身离开了他的怀抱,走出了他的房间。只留下芥川一个人在原地,看着她故作坚强的走开,用高跟鞋在地面上“踏踏”的声音。

芥樋短篇

    【前辈……】微不可闻的叹息。樋口坐在冰凉的地板上,围着她的是一堆啤酒瓶。瓶盖未开的,空的,喝了一半另一半洒在地上的。横七竖八倒在地上。她也分不清了。随手抓起来一瓶往嘴里倒,却发现是空的。无奈放下,转而又顺手拿起另一瓶。一个人伸手阻止了她,从她手里强行拿走了那个空瓶。
      入眼是长长的黑色衣摆,微微带了些许弧度。她抬头望见的是一张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脸。【前辈?】她很疑惑。怎么会呢。晃了晃头。一定是自己的错觉。【明天就是该说再见的时候了。】
【一厢情愿?犯贱?也许吧。】她这么贬低着自己。反正现在也是做梦吧。喝醉的好处就是能将一切事情都推到酒精上。
       “前辈,你说我是不是很很没有自知之明,是不是很烦?”“樋口,你喝多了。”芥川看着坐在地上烂醉如泥的女人,冷冷的说道,却因为她的话,原本毫无波澜的内心开始有了弧度。“前辈,我很烦对不对。老是无视你的不乐意跟在你身后,每次被你出言训斥后仍然凑上去关心,很没有尊严对不对。”樋口的声音慵懒模糊,带着浓浓的哭腔。【她是在哭吗?】芥川开始有些许的在意。【她很少哭。哪怕是在任务失败后被自己训斥,哪怕是因为疏忽大意被自己一气之下扇了一巴掌。她也从来不哭。她只会捂着脸,别过头,眼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。】
      【现在的她,是在哭吗?】
     “樋口,起来。明天还有任务。”即便认识到了这一点,芥川下意识的还是选择了这样做。没有出言安慰,没有伸手扶她起来的打算。“站起来。”他冷冷的说。
       听到这里,樋口自嘲的勾了勾嘴角,努力的想扯出一个轻松自然的弧度,却发现是那么的牵强。【笨蛋。你到底在期待什么。】樋口在心里狠狠地这样对自己说。【你到底在期待什么。】
在期待他的一句不经意的关心,期待他伸手拉起自己,期待他发现自己无处不在的关心,期待他发现自己的爱。然而她自己也很清楚的知道。这不是期待,这是幻想。所以才会选择借酒消愁,选择这种将一切寄托在酒精上的方式。
      她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。因为穿着高跟鞋,再加上此时的她喝的烂醉,十分不易。可是他并没有伸出手。一次都没有。没有。
      赌气的伸手紧紧抓住他的衣领,就是不松手。不顾一切的吻上去,蛮横无理的撬开他的唇和贝齿,在他的口腔中肆意横行,夺取了所以空气,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。“喂!樋口,别这样!”芥川眼中染上了怒气,用力的推开了她。樋口因为重心不稳往后倒,眼看着就要摔到地上,她闭上眼睛,突然觉得十分轻松。什么都不重要了。他推开了她。这就是她一直想要知道的结果。这就是她一直渴望的答案。尽管这并不是她想要的那个结局。【就这样放弃吧。够了。足够了。】她这样想着。
     并没有预料中的入骨的冰凉和疼痛。只有一只手,环在了她的腰间。【或许还没有结束呢。】她这么想着。这次,她抬手勾住了他的颈,再次吻了上去。和上次不同,这次更决然,更动情,感受到了他的抗拒,她赌气似的在他的唇上咬了一口。血腥的气息在口腔蔓延,两个人的缠绵。【这次,我不会再放手了。】喘息,松开,分开是扯出了一条银丝,晶亮。空气中染上了情欲的味道。暧昧不明,缠绵。就这样吧。一起纠缠,沉沦。
    【前辈,你知道我是谁吗?】【知道。】